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万年前就有史前人类活动
发布时间: 2016-09-12

   (化石网报道)据西海都市报(王十梅):2013年夏天,青海师范大学生命与地理科学学院教授侯光良、鄂崇毅和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几位专家来到果洛藏族自治州玛沁县。他们此行的目的,是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地区,探寻新的史前人类活动遗址。

8天后,他们在玛沁县下大武乡的一处台地上,有了重大的发现,早在11200年前,在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的地方,就有史前人类活动。这是目前已知在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区域发现的能够科学定年的最早的人类活动遗址。

下大武人狩猎炙食

在下大武遗址的地层中,有一层黑黑的灰烬层。有人怀疑,这些灰烬可能是由自然之火造成的,对此猜测侯光良等人提出了不同看法。“如果是自然之火造成的灰烬,那么不可能只有一小块区域,而是大面积燃烧。但是我们探查了周边区域,都没有再发现有灰烬层,只有这一处有。”侯光良说。

经过对灰烬的科学研究,侯光良发现,这些灰烬是木柴燃烧后的遗迹,灰烬里面除了颗粒较大的炭屑及火烧石之外,还有一些动物骨头的残留。“对灰烬里面的炭屑测年后得出,这些灰烬产生于11290年前,推测可能是史前人类用火后留下来的,当时人们可能已经会用火来烤熟食物、取暖。所以11290年也是能检测到当时人类在此活动的年代。”侯光良说。

细细查看侯光良采集到的打制石器,上面除了打制石器时所产生的痕迹之外,还有一些不同程度上的使用痕迹。“灰烬层中也发现了一些动物的骨头,从这些石器和遗骨的发现可以看出,当时人们是用石器来捕杀一些中、小型动物来生存的。例如羚羊、旱獭等。”侯光良说。

海拔4000米的古人类遗存

侯光良和其他几位专家到达玛沁县的时候,正是夏季,茫茫草原绵延千里。

“根据已有的考古资料可以看出,河流的沿岸或是河流的交汇处,以及一些地势比较平坦的地方或台地,都是史前人类可能生活的地方。”侯光良说。经过几天的探寻,在流经下大武乡的清水河岸边的一处台地上,侯光良等人有了发现。

下大武遗址有着比较完好的地层关系,地层关系是考古和地理学研究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地层关系就像一本厚厚的书册,通过查看一页一页的地层,就能了解遗址堆积的过程或遗址存在的时间和年代。

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具,专家们开展了采样工作,这本“大地之书”就更加清晰地展现在了大家的眼前。“最上面是表土层,下面是黄土层,第三层是灰烬层,再下面是砾石层。通过研究发现,这里是原生的地层。”侯光良说。原生地层就是没有因为河流、风沙、地质变动,以及人类活动对地层关系产生大的干扰,比较好地保留了时间序列及其演变过程。

在下大武遗址,专家们还发现了许多打制石器,有石叶、石片、石核等,以及一些生物遗骨。经过几年的悉心研究,侯光良等人得出结论,下大武遗址是迄今发现青藏高原海拔4000米区域能够科学定年的最早的人类活动遗址。

下大武人从低地走上高原

据地理学家推测,11290年前,下大武地区海拔4000米的海拔高度已经形成,这样的海拔高度,即便在今天,也不太适合人类生存。那么,下大武人是原住民,还是外来客?侯光良认为,下大武人是由低海拔地区迁移至下大武的可能性较大。这种迁移与当年的气候变迁有着直接关系。

大约在16000年到11500年间,地球处于末次冰消期,之后地球迎来了全新世大暖期,这时青藏高原的气温明显回升,降水渐渐增多,雪线慢慢上升,植被状况转好。冰川消融,冻土退化,古土壤开始发育,青藏高原上原来的荒漠逐渐被草原所取代,高原的春天已然到来,到处生机勃勃。这让许多生物逐渐往高海拔地区发展。

当时的人们没有家的概念,他们居无定所,白天追逐猎物,晚上就近在水源等条件适合的地方栖息过夜。就这样,随着雪线上升,史前人类也逐渐向着高海拔的地方进发。

越来越先进的生产工具,也为史前人类的迁徙提供了可能。“下大武遗址发现的石器锋利而小巧,非常适合随身携带。”侯光良说。根据考古发现,侯光良推测了曾生活在下大武遗址处史前人类的生活轨迹。

“原本生活在较低海拔的狩猎人群,因为追逐猎物慢慢到达了下大武。在清水河岸边,他们用随身携带的石器捕猎了一些小动物,然后点燃了从周边搬来的柴火,将肉烤熟了食用。渴了就近喝清水河的水。”侯光良说。就这样,到了全新世大暖期盛期时,人类活动的足迹已深入了高原腹地。

海拔越高,石器越细

上世纪50年代以来,在青藏高原广泛发现了许多处古人类活动的遗迹,如下王家遗址、黑马河遗址、江西沟遗址、西大滩遗址等。将这些遗址按照碳十四测年和所处海拔高度排列,再结合当时的环境及气候因素,就可以推测出青藏高原上史前人类的迁徙过程。

“根据这些史前人类遗址可以看出,17000年前,史前人类首先到达青藏高原边缘,在海拔2000米左右的地方生活。大约在14000年前,史前人类迁移到了海拔3000米的地方。大约在11000年前后,人类再次向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进军,到达了海拔4000米的区域活动。”侯光良说。

侯光良认为,在末次冰消期以前,全球气候寒冷,所以史前人类大多生活在海拔3000米以下的草原地区采集狩猎。末次冰消期,气温逐渐回升,人类活动开始出现在海拔3000米到4000米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11000年左右的全新世大暖期,全球变暖,雪线上升,人类开始进军4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区。

“每一次史前人类的迁移,都伴随着生产工具的发展。从已经发现的史前人类遗址中出土的石器可以看出,海拔越高的史前人类遗址中出土的石器就越细致、越锋利,因为只有生产工具越来越先进,效率才会提高。下大武出土的石器就是以细石器为主的打制石器。”侯光良说。

下大武史前遗址的发现证明,从末次冰消期开始,人类活动逐渐从低海拔向高海拔,从东向西,从高原边缘向腹地不断扩张,在全新世大暖期盛期人类活动的足迹已深入到海拔4000多米的高原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