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生物所青年教师王岩在《Cretaceous Research》发表重要研究成果
发布时间: 2017-02-23

会鸟(Sapeornithiformes)是非常原始的早期鸟类,具有原始的骨骼特征,和与现代鸟类相似的飞羽结构,具有非常高的研究价值。近日,临沂大学地质古生物研究所青年教师王岩博士与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组成的研究团队在《Cretaceous Research》上联合报道了一件保存有完好的头骨和齿列信息的会鸟幼年个体标本,这项研究促进了人们对从恐龙到鸟类演化过程中牙齿逐渐退化的认识。

牙齿退化在绝大多数基干鸟类中均有发生,此前会鸟标本下颌均描述为缺齿。为了确定朝阳会鸟的完整齿式,并探讨下颌齿缺失现象的原因,研究者对主要保存于山东天宇自然博物馆的71件保存有牙齿的朝阳会鸟标本进行了研究。基于庞大的样本量,最终确定会鸟个体间齿式的差异极有可能为埋藏因素以及下颌齿本身细小松散的特性导致,而会鸟的真实完整齿式为4-3-2(前颌骨牙齿数目-上颌骨牙齿数目-下颌骨牙齿数目)。

此次研究结果还显示,会鸟的下颌齿非常细小,与齿骨骨体连接也十分松散,可能已经失去了功能性。此外,齿骨在第一颗牙齿的前部具有一些空的浅齿槽,可能是牙齿退化的遗迹。原始热河鸟的前颌骨和上颌骨均缺齿,但其下颌齿与会鸟的下颌齿在形态上非常相似。棕尾热河鸟具有一枚细小的上颌齿,其前端也存在有一个空的齿槽,与会鸟齿骨上的情形非常相似。

基于对热河鸟和会鸟的观察研究,研究者推测早白垩世鸟类在牙齿退化过程中首先经历了一个牙齿变小的阶段。在牙齿完全退化消失之前,变小的牙齿与骨体连接松散,易于脱落,可能已经失去了功能性(如原始热河鸟和会鸟的下颌齿,以及棕尾热河鸟的上颌齿)。极浅的空齿槽则代表了早白垩世鸟类牙齿退化的遗迹,也是牙齿及相关结构完全消失并由角质喙所替代前的最后一个阶段。

该项目得到了科技部973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现代古生物学和地层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开放课题基金的支持。

原文链接:http://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195667116302440